廣東亞州律師事務所中英文網站
Guangdong Asia law firm  Chinese and English website
橫幅

 風險代理 立竿見影

手  機 186 8148 3633

手  機 189 2464 5193

電 話 0755-8671 3982

新聞詳情

豫高院判例:行政機關,舉證是你的問題,你必須要解決!

 二維碼 5

在現實生活中,許多地方政府因為征收補償問題和老百姓談不攏,于是就表面哄住老百姓,好酒好菜招待著,背后趁著老百姓不在家直接開挖掘機進來把老百姓房子推了——強拆?偷拆?誤拆?反正拆房子的理由總是有的,但是“偷拆”或者不明身份人員強拆,這個違法行為特殊之處在于,老百姓大多數時候不能確定是誰干的,告都不知道告誰,那遇到這種情況該怎么辦?今天,我們就給大家講一則河南高院的判例,看看行政機關是如何裁判的。
張某一審訴稱,張某為周口市川匯區北郊鄉馬莊村村民,在村內建有一處房屋用于自住。因周口華耀城建設項目,張某房屋周圍陸續被拆除,但因其未與川匯區政府就房屋補償及安置問題達成協議,故尚未完成搬遷工作。
2016年10月12日,川匯區政府及城北分局在未經任何通知、公告的情況下直接帶人對張某該處房屋實施強制拆除。張某認為此違法拆除行為直接導致其房屋損毀并導致其與家人的生活用品均被砸毀,給張某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遂訴至法院,一審請求依法判決川匯區政府及城北分局于2016年10月12日強制拆除張某房屋行政行為違法;一審訴訟費用由川匯區政府及城北分局負擔。

一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 對行政訴訟原告的起訴條件作了明確規定,其中該條第(三)項 規定原告提起行政訴訟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本案中,就張某訴稱川匯區政府、城北分局對其房屋實施了強制拆除的行政行為,川匯區政府、城北分局均予以否認,均稱沒有參與強制拆除。張某也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房屋被強制拆除是川匯區政府、城北分局所實施。故張某提起本案訴訟,缺乏事實根據,不符合起訴條件,依法應予駁回。一審裁定駁回張某的起訴。張某不服一審裁定,遂上訴。
二、案件分析
本案案情簡單梳理是這樣:
補償協議沒談妥——被告突擊強拆張某房子——張某起訴——被告雙雙否認是自己干的——張某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是被告強拆的——法院裁定駁回張某起訴。
在行政訴訟中,原告是老百姓,被告是行政機關,一方是無權無勢的個體,除了被訴行政行為給他們生活帶來的影響,老百姓還有其他生活事務要處理,想讓老百姓像法律專業人士一樣去把證據做的十全十美、面面俱到是很難的;另一方是行政機關,其內部各個機關數目眾多,更是不乏處理法律事務的專門部門,在行政訴訟中他們所需搜集的證據往往就是他們當初作出行政行為的依據。
因此,從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讓老百姓承擔過多的舉證責任是不公平的,因此行政法中讓行政機關承擔了更多的舉證責任,留給老百姓需要舉證的事項可謂是少之又少。但是在本案中,就屬于老百姓需要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一審法院于是機械地適用法條,直接裁定駁回張某起訴。
根據《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本案張某因為強拆事發突然,肯定是難以將證據準備全面的,如果都像一審法院這樣裁判,那行政機關豈不是只要戴好面罩強拆就好了?到時候老百姓證據不足,維權都維不了,行政機關一點違法成本都沒有,這樣對嗎?
三、法律分析
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七條: 原告可以提供證明行政行為違法的證據。原告提供的證據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舉證責任。
《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
第三十七條雖與本案并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可以看出法律的內在精神,即在行政訴訟中行政機關要承擔更多的舉證責任。在本案中,老百姓作為個體,沒有全天候的監控儀器、沒有值班站崗的保衛人員、更沒有強拆人員的登記簿,面對事發突然的突擊強拆,怎么可能做到將證據做到十全十美?何況行政機關必然是有備而來,怎么可能輕易讓老百姓發現他們到底是哪個機構的人?特殊情況理應特殊對待,否則如果機械適用第四十九條,那以后征收方個個都化身“蒙面歹徒”,拆了房子老百姓卻沒法追究他們法律責任,沒有絲毫違法成本,讓征收中本就犧牲個人利益的老百姓再次遭到損失,這將是一個很諷刺的事情,因此一審法院的裁定盡管看起來是適用法律,但其實是違背法律精神的。
四、豫高院裁定
本院認為,張某起訴請求確認川匯區政府強拆行為違法,應當承擔川匯區政府實施強拆行為的舉證責任,但由于涉案的強拆行為是在未被告知、被強拆人未作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進行的,此時要求被強拆人履行完善的舉證責任不具有合理性,被強拆人只需窮盡舉證義務,即應視為完成了舉證責任,導致舉證責任轉移的后果,不必要求其所舉證據無遺漏地再現既往的事實。
本案張某為證明川匯區政府實施了強拆行為,提供了現場錄像、報警錄音、川匯區政務網新聞截圖等證據,上述證據雖不能反映拆除行為完整的準備及實施過程、實施人員,但基本可以證明川匯區政府組織有關部門實施拆除行為的事實,基于此,舉證責任應向川匯區政府轉移,但其并未提供相反證據予以反駁,故應認定川匯區政府組織有關部門實施了本案被訴的拆除行為。
一審認為張某沒有證據證明川匯區政府組織實施了拆除行為,屬認定事實不清,應予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 第一款 第二項 之規定,裁定如下:一、撤銷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豫16行初21號行政裁定;二、指令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繼續審理此案。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五、總結
根據對案件的分析以及二審法院裁定的內容,我們可以看出二審裁定是公平且正義、并且合乎行政法法律精神的。行政機關在自己官網上發的所謂“整治”新聞,以及現場的拍照、錄像,這些都是老百姓面對突擊強拆所能夠搜集到的全部證據,因此舉證責任此時理應轉移至行政機關一方,此時舉證責任是行政機關一方的責任,他們必須解決!
在征地拆遷中往往涉及復雜的法律問題,這不僅包括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也包括規避法律技術風險,這需要有專業的法律服務支持。
廣東亞州律師團竭誠為您提供法律幫助。手機;18681483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