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亞州律師事務所中英文網站
Guangdong Asia law firm  Chinese and English website
橫幅

 風險代理 立竿見影

手  機 186 8148 3633

手  機 189 2464 5193

電 話 0755-8671 3982

新聞詳情

認罪認罰案件也可以酌定不起訴

 二維碼 21

政務:長寧區法律援助中心 2019-09-18 08:53
認罪認罰從寬:注重程序選擇與繁簡分流
作者:曹堅(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全國檢察業務專家)
在檢察環節深入推進認罪認罰工作,尤其要注意與刑事訴訟相關具體程序的精密銜接,依托具體訴訟程序,真正使認罪認罰作為刑事訴訟的一項全新的基本原則和制度,發揮其對刑事案件的繁簡分流、簡化訴訟環節的功效。
認罪認罰的微罪案件要與酌定不起訴決定程序有效銜接
從實踐統計的數據看,絕大部分的認罪認罰案件是由基層檢察機關辦理,其中,實際宣告刑在一年以下的輕微常見罪名案件占了相當高的比例。如果在審查起訴階段對這些犯罪適用認罪認罰,結合案情實行精確的繁簡分流,對符合不起訴條件的及時予以酌定不起訴,不必將一些微罪案件流入后續的審判環節,既顯著提高了司法效率,也有效減少了有罪判決率,給予部分涉嫌違法犯罪人員以必要的回歸社會的挽救機會,對修復社會矛盾具有現實意義。司法人員對此應予高度重視,在實踐中將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與酌定不起訴決定程序進行有效銜接。需要強調以下幾點:
1.對符合條件的認罪認罰案件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是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應有之義。刑事訴訟法在第一章“任務和基本原則”中規定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使之成為刑事訴訟的一項基本原則和制度,而作為基本原則的制度應當在刑事訴訟的各個階段均予適用,沒有程序的例外,對合乎條件的認罪認罰案件當然可以作不起訴處理。
2.認罪認罰是審查起訴的任務之一,依法不起訴也是認罪認罰后案件正常適用的程序。刑事訴訟法第174條指出,犯罪嫌疑人自愿認罪,同意量刑建議和程序適用的,應當在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在場的情況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雖然這里的“程序適用”主要是指審理時的程序,但亦可作合理擴展理解,包括作為終結案件的不起訴決定程序。
3.認罪認罰中的不起訴僅指酌定不起訴。實踐中要嚴格依法區分罪與非罪,對不構成犯罪的依法予以不起訴決定,不得變相以認罪認罰為條件作出酌定不起訴決定,混淆罪與非罪的界限。
4.認罪認罰中的量刑建議主要是對需要向法院提起公訴的案件提出適用具體刑罰的建議,對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則檢察機關可依法適用具有終結訴訟性質的不起訴決定。從不起訴程序對案件的分流處置功能看,認罪認罰中的不起訴與起訴時的量刑建議起到了相得益彰的作用,能夠依法妥善處理情節輕重不一的認罪認罰案件,充分體現了當寬則寬、寬宥出罪的刑事訴訟程序價值。
對認罪認罰的輕罪案件要顯著提高速裁程序的適用率
刑事訴訟法修訂新增加的速裁程序是為認罪認罰的輕罪案件量身定做的特別快速起訴與審理程序,具有辦理時間周期短、審理程序簡約的特點,從程序的制度設計目的看,速裁程序理應在基層檢察機關得到廣泛而普遍的適用。但實際情況距離立法的預期尚有不小差距,適用率遠不如簡易程序,其制度的優勢并未得到充分發揮。究其原因,存在如下三個方面的障礙因素:一是由于速裁程序的法定審查和審理期限均較短,工作節奏要求快,檢法承辦人在辦案壓力大的現狀下通常不太愿意主動適用速裁程序。符合速裁程序條件的案件的審查起訴期限,明顯短于普通程序和簡易程序,對辦案的節奏要求較高。如果沒有相對完善的配套機制減少辦案人員的程序性壓力,速裁程序就難以得到推廣。二是審查起訴環節認罪認罰的配套機制未及時跟進,諸如法律援助律師、值班律師介入的制度化等尚待完善,制約了速裁程序的適用。速裁程序案件要求在很短的時間內聽取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的意見,而相當部分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并未委托辯護人,需要檢察機關按照工作流程溝通法律援助機構為其申請、指派法律援助律師,其間需要耗費的時間往往導致速裁程序審查期限不夠用。而在看守所,檢察機關派駐值班律師也涉及到多個部門之間的協調,有些基層檢察院尚未部署到位,在客觀上影響了速裁程序的適用。三是對法定刑超出三年有期徒刑以上的罪名,宣告刑能否判處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下,有一定的預測難度,由此限制了速裁程序的實際適用范圍。
基于上述分析,要提高速裁程序的適用率,應當采取針對性措施:一是加快配套機制建設,消除檢察人員對辦案期限的顧慮。在看守所、檢察院設置值班律師工作室,在固定的工作日集中辦理認罪認罰事宜,可提速辦案,節省辦案時間。二是對法定最高刑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下的罪名,在認罪認罰的前提下,應當全面適用速裁程序。三是對法定刑在三年有期徒刑以上的罪名,在認罪認罰之外,如果還具有法定減輕處罰情節的,一般也應優先適用速裁程序。四是檢法加強協調,各自搭建相對固定的速裁辦案團隊,實現高效對接。
對認罪認罰的重罪案件要積極推廣適用普通程序簡化審理
認罪認罰從寬作為刑事訴訟的一項基本原則,適用于所有案件,案件無輕重區分,對符合條件的重罪案件在程序上可以做到普通程序簡化審,實現繁案、難案相對簡化處理,提質增效。實踐中,有的檢察人員對重罪案件的認罪認罰工作有認識誤區,認為既然是重案,犯罪事實必然龐雜,證據體系必然層疊,抗辯程度必然激烈。然而事無定法,“復雜”的案件也許內藏清晰的脈絡,“簡單”的案件也許內在復雜。當然,審查起訴認罪認罰的重罪案件,是否從寬,從寬的幅度如何,程序是否簡化以及簡化到何種程度,都須慎重。要充分發揮刑事訴訟相關制度和機制的配套銜接功能,從整體上推進普通程序簡化審理。具體注意以下幾點:
1.訴前要采取有效措施依法促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被追訴人認罪與否直接影響到案件庭審的繁簡程度,越早認罪,案件處理的程序越簡潔高效。檢察人員要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從案件事實、主要證據、量刑情節、司法政策等多方面向被追訴人及其辯護人充分闡明認罪認罰的積極效果,爭取被追訴人持配合的態度。被追訴人積極認罪,有利于司法機關查明案件事實,檢驗證據真偽,盡早形成完善的證據證明體系。
2.訴后審前階段要充分發揮庭前會議對案件庭審的過濾效用。庭前會議是落實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改革的重要配套制度之一,對合議庭及時聽取控辯雙方意見,發現爭議焦點問題,保證庭審順暢,提高庭審效果等具有積極意義和作用。庭前會議對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同樣具有重要意義,實踐中不斷發展完善的庭前會議已不簡單限于解決回避、出庭證人名單、非法證據排除等訴訟程序性問題,延伸至歸納控辯雙方的主要意見、展示證據材料、提煉訴爭問題等程序與實體性質兼有的范疇。對審查起訴階段已作出認罪認罰處理的案件,檢察人員應建議合議庭及時召開庭前會議,在出示全案證據的基礎上,重點關切有爭議的證據、事實和情節。正式庭審時,控辯雙方對達成一致意見的內容可簡化舉證質證,僅就有爭議的事實和證據展開質證和法庭辯論。
3.庭審中采取科學的示證系統提高庭審效率。一是通過多媒體示證的方式開展庭審活動,舉證直觀,過程流暢。以多媒體的方式直接展示證人證言、書證、鑒定意見等證據,嵌入錄音錄像等視聽資料,庭審效果顯然要比公訴人擇要宣讀證據要好,做到“讓證據說話”,確保被告人認罪態度穩定。二是播放事先制作的主要證人作證視頻,替代傳統的證人出庭作證。證人證言占據了庭審舉證的相當份額,應重視證人證言舉證的方式方法。提高證人出庭率是落實庭審實質化的重要舉措之一,但在認罪認罰案件的庭審中,考慮到通過庭前會議已經廓明案件的爭議點,對證人證言基本無異議的,不必機械適用證人出庭,人為增加庭審工作量,可采取播放證人作證視頻的方式替代證人出庭作證,起到簡化舉證的作用。當然,庭審中擬播放的作證視頻應當在提起公訴時一并移送審判機關,并在庭前會議中展示,充分聽取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作證視頻的意見。三是概括宣讀證據的證明要點,節約庭審時間。在認罪認罰案件的審理中,經審判長允許,被告人及其辯護人也無異議的,可以簡化示證質證環節,例如摘要宣讀證據,僅擇要宣讀證據的核心內容;提煉概括分組證據的主要內容及所要證明的事實;辯護人對證據的客觀性、合法性無意見,僅對證據的關聯性有意見的,可以將相關質證意見集中在法庭辯論階段予以發表,等等。
首載《檢察日報》2019.9.18

文章分類: 取保候審
分享到: